看阳新宣传网 知阳新大小事
手机阳新 数字报刊 新浪微博 新浪微群
 天气: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乡镇导航: 经济开发区 富池 白沙 黄颡口 韦源口 陶港 浮屠 三溪 王英 龙港 洋港 排市 木港 枫林 兴国 城东新区 荆头山 半壁山 军垦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阳新新闻 > 社会新闻 >
阳新退役军人阮班贵抗击台风殉职
来源:东楚晚报 浏览次数: 时间:2017-08-31 10:37:29
(东楚晚报记者 贺介飞)

阳新退役军人阮班贵抗击台风殉职

阳新退役军人阮班贵抗击台风殉职

阳新退役军人阮班贵抗击台风殉职

  22日晚,和妻儿手机视频通话时,阮班贵说第二天早上就回来。谁知,第二天早上,妻子李婷接到通知,丈夫已经被送到澳门当地医院抢救。

  23日晚,因抢救无效,年仅30岁的阮班贵永远闭上了眼睛。出事的半个月前,阮班贵还抽空回了一趟阳新,探望在阳新人民医院做胃切除手术的父亲。临走前,阮班贵还叮嘱父母照顾好自己,春节他带家人回来团聚。

  然而,不幸还是发生了,就像这次“天鸽”台风一样,来得毫无征兆,来得“痛心疾首”。

  4岁的儿子盼爸爸回家

  22日晚上,作为澳门日光设施及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主管,阮班贵坚守岗位值班。

  室外,台风“天鸽”来临前,大风一直在肆虐。待在室内的人都可以听到风扫过的地方发出尖锐的呼呼声。

  深夜,担心妻儿的阮班贵通过手机微信视频和妻儿通话。“爸爸,你为什么没有穿衣服啊?”4岁的儿子坚果问值班室里的阮班贵。

  “外面下大雨,衣服淋湿了,我把它洗了晾起来,等它干了就可以穿了。”阮班贵耐心地对儿子说。

  坚果问阮班贵什么时候回来,他说等值完班,明天就回家。

  阮班贵的家在珠海市,工作在澳门。因为两地隔得很近,平时只要不值班,下班后,阮班贵都会开车回家。

  阮班贵的妻子李婷和他也在同一家公司,只不过,阮班贵在澳门分公司。在珠海市区,夫妻俩有一套不到100平方米的房子。

  结婚之前,两人按揭贷款买了这套房子,至今还在还贷款。

  在驻澳部队服役时,作为部队后勤运输兵,由于经常往返珠海和澳门,阮班贵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老家东北的李婷。

  一来二去,二人发展为恋人关系。2011年冬退役后,为了能和女朋友能长久在一起,阮班贵就到了珠海一家物业公司上班。

  2012年冬,阮班贵和李婷在珠海举行了婚礼。身高1.81米的阮班贵气宇轩昂,妻子李婷则显得小鸟依人。在双方亲朋好友的祝福声中,这对年轻人幸福地走到了一起。

  运沙包时被“天鸽”刮倒

  22日晚,“天鸽”来临时的风雨大作让阮班贵不敢掉以轻心,担心出意外,他一夜未眠。

  23日早上,“天鸽”袭击加重,澳门、珠海一带受灾情况严重。已经值完班的阮班贵打算等风小点后返回珠海,谁知,台风加剧,公司人手不足。

  作为主管,阮班贵主动留下来增援日升楼及澳门房屋局离岛办事处,同时调配应急物资在各个场所防风。

  在救援防范中,阮班贵得知房屋局离岛办事处两侧大门被台风损坏,随时有吹倒的危险,他于是紧急调用沙包堵在门后面。

  在往返运沙包途中,因风力太猛,阮班贵被强风刮倒,头部着地,顿时血流不止。事后,同事调取监控录像发现了阮班贵运沙包时匆忙的身影。在离岛办事处大门一侧,阮班贵拉着绳,绳子一头系着沙包。

  这一幕是阮班贵留给大家最后的身影。身材高大的阮班贵被吹倒后,同事发现他没起来,拉起来时,才看到他头部血流不止,人已不省人事。

  救人要紧,当即,同事们在克服重重困难后将其送到澳门附近一家医院抢救。随后,在珠海家中的妻子接到通知匆匆赶到医院。

  担心家人着急,李婷没将丈夫受伤的消息第一时间告知还在阳新白沙老家的公公婆婆。直到23日晚10时许,公公阮士堂才接到儿媳电话,阮班贵走了。

  电话放下,阮士堂根本不相信儿子出事,在旁边听到儿媳说话声音的婆婆石教娇顿时晕了过去。

  央视新闻联播

  曾报道了他的事迹

  在大伯阮士亮眼中,1987年10月29日出生的侄子阮班贵一直是家族的骄傲。

  阮士亮是阳新县公安局一名老干警。在阳新县白沙镇石清村阮宜堍老家,阮士亮兄弟四个,他是老大,阮班贵是老二阮士堂的小儿子。

  “那时我是吃商品粮的,经济条件好些,老二家庭条件比较差,父亲就提议让老二把小儿子(班贵)过继给我养。”阮班贵说,侄子小的时候寄养在父亲家,二弟和弟媳一直在外打工。

  阮班贵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在阮士亮眼里,侄子从小很听话,很讨人喜欢。每次回老家,阮士亮会特意买点糖果、饼干给侄子。

  2004年,阮班贵在阳新高中毕业后因为高考成绩不大理想,没有继续上大学。通过招聘考试,阮班贵成了阳新县人武部一名聘用人员,当通讯员。

  “我爷爷那辈有个二爷爷当年参加过革命,后来牺牲了。我后来当了警察,在他(侄子)心目中,一直有当军人的梦想。”阮士亮说,有一次,侄子和他谈心说农村的男孩子想要出息,要么到部队锻炼一下,要么考个大学。

  几次过年团聚时,阮班贵给大伯透露想参军。可是因为年龄太小,加上当时阮班贵身体比较瘦弱,家人一直没同意。

  直到2006年冬,19岁的阮班贵终于如愿入伍,后被分到驻澳部队服役。从2006年12月到2011年12月,阮班贵在驻澳部队服役5年,期间转为一级士官。

  最让阮士亮一家人欣慰的是,澳门回归10周年,因为表现优异,阮班贵荣获三等功。央视新闻联播及地方媒体报道了阮班贵事迹。

  “我们看到了中央电视台对侄子的报道,都为他自豪。”阮士亮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