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阳新宣传网 知阳新大小事
手机阳新 数字报刊 新浪微博 新浪微群
 天气: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乡镇导航: 经济开发区 富池 白沙 黄颡口 韦源口 陶港 浮屠 三溪 王英 龙港 洋港 排市 木港 枫林 兴国 城东新区 荆头山 半壁山 军垦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阳新新闻 > 社会新闻 >
贤妻悉心照顾植物人丈夫盼苏醒
来源: 浏览次数: 时间:2017-07-24 10:10:05
(黄石日报 记者 田城)

  “如果听得见我的声音,就把手递给我,我亲一下你的手。”
  “听话,把嘴张开,咱吃饭了。”
  “我们儿子考上研究生啦,争气得很,你一定要坚持住……”
  这一幕只有一个人的“对话”,发生在阳新县陶港镇上徐村陆美娟的家。她的丈夫陈绪轮因为3年前一场车祸成为植物人,3年来,陆美娟守着丈夫不离不弃,还赡养公婆,负担儿子上大学,撑起了整个家。
  嚼碎食物喂丈夫23日中午,吃饭时间。陆美娟细心地熬制面条。
  “我老公肠胃不好,不能吃猪油,要放麻油,润肠胃。面条要煮烂一点,好消化。”陆美娟一边往灶膛里添加柴火,一边说。47岁的她非常瘦削,脸上皱纹很明显了,面相看起来超过实际年龄。
  一墙之隔的屋里,丈夫陈绪轮仰躺着,眼珠灰蒙蒙的没有光亮,大片的眼白占据眼眶。他的颅骨右侧被取了一大块,光秃的脑袋凹了进去,“生人看到了会害怕。”
  说起来,陈绪轮的命运令人唏嘘。
  2000年的第一天,当时在深圳打工的他突遭车祸,在医院进行开颅手术,取了一小块头骨。从此,他的身体每况愈下,告别了打工生涯;2015年,他骑摩托车出门,与另外一辆摩托车相撞,头部遭受重伤,再次开颅。这一次,他彻底失去了行动能力,一度长时期昏迷,成为植物人。
  第一次车祸后,陆美娟不得不出门打工,负担起家庭开支;第二次车祸,丈夫倒下了,她不得不辞工回乡,全身心照顾。
  半个多小时后,面条煮好了。陆美娟耐心吹冷端到床前,舀了一勺,慢慢嚼碎后,用勺子喂给陈绪轮,后者下意识地进行咀嚼动作,困难地吞下。“机器搅拌的太碎了,他不吃,只好用嘴巴嚼碎喂。”
  嫁到村里的县城姑娘陆美娟是阳新县城东新区人,其父亲是兴国镇一位税务干部,家境不错。后经人介绍,她认识了农村小伙陈绪轮,一见钟情。“那时候我老公很精神,一米八的个子,又勤快,我不顾家人反对一定要嫁给他。”
  1991年,两人结婚了。那时候,陈家家境很穷。虽然穷,但是夫妻坚信能把日子过好。陈绪轮在外面打工挣了钱,凑整了寄回来,1998年建了新房,很快爱情的结晶——儿子陈敬平出生了。
  从小,陈敬平读书就很努力,学习名列前茅。考上烟台一所大学后,每学期都拿4000多元的奖学金;今年,他又考上了杭州市一所大学的研究生。
  为了让儿子“奔前程”,无论家里多难,陆美娟都默默承受。公公婆婆年纪大了,身体不好,这么多年都是她一手一脚赡养,从不叫苦叫累。
  婆婆胡春梅是一位老党员,她打心底觉得愧对儿媳妇。“我这一生,没对社会作多大贡献,可没想到却有这么好福气,儿子娶到一个天下难找出第二个的好女人!”
  母慈子孝 婆媳和谐“我为儿子感到骄傲,我的儿子和老公是我活下去的支柱。”陆美娟说,老公躺在床上,不管今后能不能站起来,都要服侍得好好的,十年、二十年,直到他老去。“我不想儿子回家看不到爸爸,只要老公还活着,儿子就有精神依靠!”
  这样一个家庭,母慈子孝、婆媳和谐,大难临头时夫妻仍然相濡以沫,尽管困难,但并没有压倒这个从头到尾笑着说话的女人。
  谁也难以相信,年迈的公婆和生活不能自理的爱人,一个女人能有如此惊人的韧性。
  “我始终坚信,老公有一天能够站起来,听儿子叫一声爸爸。”
  “我始终相信,儿子长大了能够活得开心快乐,有一个美好的前途。”
  “如果听得见我的声音,就把手递给我,我亲一下你的手。”
  似乎听见了妻子的言语,病床上的陈绪轮缓缓抬起了手。陆美娟俯下身,狠狠亲在他的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