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阳新宣传网 知阳新大小事
手机阳新 数字报刊 新浪微博 新浪微群
 天气: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乡镇导航: 经济开发区 富池 白沙 黄颡口 韦源口 陶港 浮屠 三溪 王英 龙港 洋港 排市 木港 枫林 兴国 城东新区 荆头山 半壁山 军垦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富川论坛 >
风从这边来
来源:费杰成 浏览次数: 时间:2017-09-01 08:03:09

  在鄂东南这片土地上走了一辈子路,很累,但没有因累而不去田野采风,“风从这边来,金银撞进怀”哟。因这份机缘,风在前面搭建了一个舞台,春天站在上面,让我享受,让我陶醉,让我聪慧,让我快乐,还让我沾满了她的周流的富庶,使余一往情深地走在这片熟稔的沃土上,任时涛光洗,如痴如醉,不思悔改。

拙作的撰写拖了近三十年后才敢下笔疾书,是生之幸还是生之艰不得而知?!

《哦嗬腔系类考》是我的第十三部理论专著。首先是苦于没出版经费,另有理论准备不足之怠,克服后终完稿付梓,当然少不了诚惶诚恐,总放心不下有什么过错误导读者。原稿一直搁置近两年,未能打包梳理。在我彷徨之际,眺望之中给了我一缕阳光,缘机湖北文化精品工程有扶持的信息,至于最后机遇是否降临于我,我都会受此之激励,因为这是一个梦之结,结出了无形的动力,故日夜兼程撰修完稿,想起来,真有点与梦邂逅,没有游丝走迹,却有画饼充饥之讥。可从前也有这份未达的运气,我的前五部著作,曾填过申报表达五次之多,没有一丝回音,只有无奈与失望逼我四处筹借经费出版,但每次填表都有梦般之诱惑,故五次都成全了我寻机借债终得出版。这次果若同前,我的行动仍将会同前几次一样,走自己的路,无改初心。因为我相信生活、不负时光,会得到应该有的眷顾。

    撰写这一专题非常艰难,一是我的年事已高,超常的脑力劳动,使得我的身体逐年透支;二是因为田野考察区域之大,几乎覆盖了幕阜山区域及黄冈市的大半县市,是我用脚步很难企及的,加上田野资料的奇缺,不得不逼着省吃俭用,凑足路费,四处考察。特别是江北数地的原生哦嗬腔群落生态资料难以寻觅,只得靠朋友和熟人帮助提供或去实地走马观花。好在我对江南数县市及赣北多地早年有用两脚实地丈量过的经历,积有丰富的田野手稿,总的写来较为顺利,想起来,真是非常庆幸我的前半生的处心积累,为自己找了一条晚年能品嚼风之激流给我的勇气与力量的机会,些许欣慰足够我消费余生的。

不时吟咏鄂东南人唱的鸡鸣歌《劝春》,歌曰:“正月劝春第一景,阳雀啼过百草青,劝哥莫学懒惰子,勤谨二字渡日生,早起三朝折一工,一年之计在于春”.这是笔者1981年4月16日采风于通山黄沙的路上,采集到的一位名叫骆加海农友唱的哦嗬嗬,当即记下的。此歌的学名叫“樵歌”,俗称叫“怒颈歌”。于是,这么多年我叨念它,品读它,无形中成了我写这部拙著的动力波,我把这种动力波作我的“拴心石”,不全是声线对我心灵的撞击物,也是物质态的可视物,那位三十多年前农夫哥唱给我的这首风之歌,一直拴着我的心哟!

十分感谢枫波教授不顾年迈为之作序,真有受宠若惊之感;对关心关与支持的同事与朋友深表谢忱; 还要感谢为此书出版无私帮助的家人们。

我把拙著无条件地献给我的故乡——兴国州的所有农民歌手们!

诚望读者指出谬误,批评惠示。

 

                                    2017/8/23处暑 临晨于兴国州沐耕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