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阳新宣传网 知阳新大小事
手机阳新 数字报刊 新浪微博 新浪微群
 天气: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乡镇导航: 经济开发区 富池 白沙 黄颡口 韦源口 陶港 浮屠 三溪 王英 龙港 洋港 排市 木港 枫林 兴国 城东新区 荆头山 半壁山 军垦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富川论坛 >
礼失求诸野
来源:阳新宣传网 浏览次数: 时间:2017-08-24 07:42:35
 
              作者  枫波
 
  与费杰成同志交往四十多年了,我们既是师生关系更是朋友关系,在学术上有过许多的交流与互动,欣喜的是又见到他的新著《鄂东南哦嗬腔类考》一书,洋洋四十万言将要出版发行,这是我省地域文化理论研究领域里的又一大成果之一,我作为一名老文化,在此谈点感想,抛砖引玉。
  汉书中曾记:“礼失求诸野”。“礼失求诸野”,出自《汉书》,是班固转引孔子的话。意思是庙堂之上的礼制如果丧失殆尽的话,可以到民间去寻访先贤的遗风。要想找回丢失的东西,必须要回到最基础的地方去考察、调研。
  我国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所开展的国家十大文化艺术集成编纂工程,就是一次“礼失求诸野”的群众运动,其涉面之广,成果之丰,史无前例。杰成同志正是以地域文化为其生活基地,几十年如一日为地域文化作奉献,取得了骄人的成绩。《类考》的完成标志着他的地域文化研究达到了一个不俗的阶段与境界,这里谈六点感受。
    
  一、观察深邃、条理明晰 
  作者在开篇中说:“鄂东南人的农耕习俗中有树神和林神之俗,树神多寓生殖神,而林神则多有山魈之嫌,寓有一种恶神的居所。比如森林是无数树木组成的参照物而具有森林的生命态,只有这个参照物的支撑才得以成立,而比照哦嗬腔来说,一个地域的文化就是一个地域存在的最直接的生命体现物,没有它的参照,不可以言地域文化,若是用沙漠与之比肩其状,当然这个状态则毫无意义可言,因此,哦嗬腔无疑是鄂东南人灵魂中的参照物,具有地标性质的原始意义。 ”
  这种理论视觉不仅深邃,而且不履前人的旧道,有创新生奇的魅力。这就是把哦嗬腔这一音乐现象,放在了整个鄂东南人的世界观中来考察,即宇宙意识,他说:“对于鄂东南人来说,哦嗬腔是他们生命宝典中的一个小宇宙,这个天地间装着他们的族源路标,情感介蒂,生活百科,神谱系统,目标信仰,生活习惯与远古秘码等等。”
  作者的文章沿着这个思路,层层展开,揭示哦嗬腔与人类族群、族群歌俗与具体作品之间的内在联系,在其深入的比较研究后,总结出哦嗬腔其源头就是扬越人所创造的“扬歌子”,即“鸡鸣腔”。
  
  二、体悟生命,收获本真。
  作者写道:“鄂东南的农夫劝春,是对农事的劝勉与激励、敦促与付出,每个春天的到来,人们首要想到的是去讨好地神和大自然,他们首先是把生命托付给自已创造出来的“山田歌”当作通行路条,并作为参照物或是信物,继尔以鸡打鸡时的声音倾诉,造出一道音乐彩练或曰音墙,撒满原野与时空,忘情地去彰显生命之本来,报答上苍的恩赐与关照。从这个意义上言,鄂东南地域的山田歌就是本域农夫们生命的最本真读本。”
  作者用这个认识与概括,去品读劳动者,既是褒扬也是情同手足的亲近他,可谓高屋见瓴,立意起点让人翘首仰视,有山峰突兀之势,如果没有他几十年与田野打交道的历练,难有此境界的描绘,从这个意义上讲,作者理论的高度,就是深入生活的深度。
  
  三、观点鲜明 不蹈旧说
  作者认为哦嗬腔是鄂文化的重要标志物,他说:“域内山田歌滋生繁衍出来的‘哦嗬花鼓、哦嗬渔鼓、道教北腔、山鼓音乐、道乐北腔’等民间音乐亚种,它们均在这个系统中互通有无、上传下承,成为‘同源异流’的文化样式,影响着鄂东南地域人类文化总的走向,成为品格独特的地缘音乐文化旗帜,从而互融于楚文化又区别于‘楚’文化。”
  他说:“民谚云:‘日争五更,田鼓劝春’,这是说农事须争时赶日,并用田鼓描写恭请地祇时的农俗画面。自古,这里的田鼓是指这里的“山田歌”,是域人的最爱,也只有域人才能爱得深、摸得透、叫得响、唱得美,其歌时真假声互换而发出的独特嗓门,一领众和地忘我地咏叹着、传递着,就象珍爱着生命那样,用以消除生活的寂寞、调节劳动的步伐,从而加以励志、尽情地与上苍交响、与大地谈吐,放飞着希望。所谓‘离乡百年,不忘水甜,哦嗬连天,兴家立业。’”可见作者的深厚生活功力中的记忆,都沾满了田野气息,文笔之流淌如涌泉般清洌甘甜,这与作者的为文为人之品格互为映证。他的视角不仅敏锐,而且文化功底匪浅,把论文当成散文在写,华丽而敦厚,可称雅俗共赏。
   
  四、理论创新 独执一见
  作者通过对哦嗬腔的研究,最终提出什么是鄂东南的文化的问题?他回答说:“鄂东南地域的文化是以农耕文化为其发端及其外沿、以扬越文化为内核、以矿冶文化为亮点、处吴楚文化交融、表现为同流异源的地域文化”。著中提到了鄂文化曾有过“西渐论”的时期,认为鄂东南山田歌中的哦嗬腔系音乐孕育了楚戏、汉戏、京戏及荆州花鼓等剧种的诞生,只是这个母体音乐现在正处于沉沦状态之中。这些观念,弥足珍贵。
  在理论上,作者还通过六大哦嗬腔亚种的比较研究,发现声腔称
谓中的“北腔”意义,不是地理方位的“南边、北边”的文学义解,而是整个鄂东南地域乃至赣北慕阜山一带的农事崇拜,均为玄武神这个渊薮,这是北腔名称由来的主因。作者考察列举了境内数座道教宫观、农事民俗中燃“七星灯”到村俗招魂用“七星灯”、西塞神舟会、富池三月三等无数俗事,都因崇拜玄武均要点“七星灯”之俗,包括武当山,因为玄武三月初三诞辰,司生命、司水,其威力之大,故为境内俗界之奇尊。至于北腔与北斗又有哪些瓜葛,作者的结论是宇宙崇拜的产物。
 
  六、注重细节 无分本末
  作者花了大量的篇幅研究了田鼓、花鼓、渔鼓、道乐等原始声腔例证,侧重对人类音乐形态的分析,没有过多地停留在作曲法则的推察上,将许多农事民俗与远古农事习俗进行内联外观,具有理论开拓性的劳动,这是一般书院文化所不具备的实实在在的思维路径和方法,它将填补我省扬越音乐文化研究方面的空白。
  好,罗嗦地写了这一些,再次祝贺费杰成同志新作出版,是为序。
 
                      2017/8/22于武昌南湖存真斋

注:此篇为费杰成先生新著《鄂东南哦嗬腔类考》一书中的序言。 
 
作者简介:枫波,教授,著名音乐学家,原志愿军歌舞团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