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阳新宣传网 知阳新大小事
手机阳新 数字报刊 新浪微博 新浪微群
 天气: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乡镇导航: 经济开发区 富池 白沙 黄颡口 韦源口 陶港 浮屠 三溪 王英 龙港 洋港 排市 木港 枫林 兴国 城东新区 荆头山 半壁山 军垦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湖北新闻 >
雷军给武汉领导干部作报告
来源: 浏览次数: 时间:2017-05-04 08:34:08
长江日报融媒体5月3日讯(长江日报记者李佳 郑汝可 通讯员 武招才)

  雷军又来咱大武汉了!

  今天(5月3日)下午,市委中心组(扩大)专题报告会邀请雷军作了《小米的互联网+方法论》报告。

  “不仅不够好,还贵得要死”,雷军说小米涉足多个领域,顶着被行业”恨死“的风险,做又好又便宜的产品,因为“实在是看不下去”。

  “如果不倒逼,而层层加码、层层加价,将导致社会效率极为低下”。他说,希望像日本的索尼、韩国的三星一样,小米在推动中国制造业转型过程中起到引领示范作用。

雷军在市委中心组(扩大)专题报告会上作报告。长江日报记者周超摄雷军在市委中心组(扩大)专题报告会上作报告。长江日报记者周超摄

  用手机品质做插线板

  待机超长的小米手环、靠墙插毫不费力的插线板、占据七八成市场份额的移动电源、全球最薄的电视、空气净化器、扫地机器人、平衡车、碱性电池……形成生态链的小米产品做一个成一个。

雷军将市场上大品牌的插线板和小米产品都拆开给人看,小米完胜。长江日报记者周超摄雷军将市场上大品牌的插线板和小米产品都拆开给人看,小米完胜。长江日报记者周超摄

  雷军认为,这是企业模式的创新,小米成为巨大的孵化器,全球找做相关产品做得最好的团队,假如每一家公司在一个方向里面坚持十年、二十年,就有可能干到极致,“我掏钱他做大股东,我做小股东,然后从材料采购、工艺改进等各个环节帮他”。他认为,“让一个产品能卖十年二十年”,5年之内孵化100个企业做这个事,从大船模式改成舰队模式,中国制造就不远了。
 

雷军讲到此模式下诞生的插线板,“我们找了插线板当时第二名公司,和我们一起干了一年半,两年前上市。我当时跟他们定了一个目标,我说中国制造就是把每个产品当艺术品来干,连用户注意不到的细节我们也要赶上领先水平”。

  “近乎病态的苛求”到什么程度?雷军将市场上大品牌的插线板和小米产品都拆开给人看,小米完胜,整个电路板按照手机品质定制,就连插头也用成本更高的软塑料。

  雷军说,互联网+最核心的是极致的用户体验,团队没有任何考核指标,“用强KPI把一个企业管成军队,我觉得会遏制创新”。

  为什么中国衬衣短一截?

雷军在市委中心组(扩大)专题报告会上作报告,讲述小米环保无污染的彩虹电池。长江日报记者周超 摄  雷军在市委中心组(扩大)专题报告会上作报告,讲述小米环保无污染的彩虹电池。长江日报记者周超 摄

  “在美国买的衬衣,你发现它的衬衣下面都很长,我们在国内买的衬衣,挤地铁、公共汽车时,手一抓把手,衬衣下面就会掉出来,衬衣短了”,雷军说,这种尴尬是因为,中国市场上的衬衣“100块钱成本要卖1000块到2000块”,而用户希望买到500元以内的衬衣时,中国人偷工减料,将生产成本控制在50块钱。

  “不是我们的人不够优秀,也不是我们工厂的能力不够强,问题出在我们的效率低下”,雷军说,自己从软件业跨度到制造业,是认为世界制造大国的制造业出了问题,“如果不倒逼,而层层加码、层层加价,将导致社会效率极为低下”。

  他说,要拿刀逼着自己,“我刚开始生产成本1000,我就卖1000,我看看我有没有本事卖得出去,把自己逼疯”,向规模要利润,“东西好、销量大,就有利润”。

  以品质为源点,小米手机坚持每周迭代,已升级330周,并综合1.5亿帖的“米粉”意见,做到极致的用户体验,雷军说,他熟背的谷歌十条,第一条就是“一切以用户为中心,其他一切纷至沓来”。服务好了用户,就能建立与米粉更强的情感联系,实现成本定价。

  他讲到和友人去美国进餐,友人没有按美国常例给15%的消费,而是多付两三美金给出20%的小费,被问后,友人说,自己打工时曾因多获小费而激动一晚上没睡好觉,“多付了这两三美金,这个服务员会激动一星期,以后你一进门他就可以叫出你的名字,保证服务态度特别热情,小米真的把产品干好了,服务干好了,然后成本定价。我们挣的钱就是小费模式,只有服务态度好才能拿到用户心甘情愿的小费”。

  “五十年代、六十年代,是索尼站出来做精益制造改变了日本的工业。后来三星带动了韩国工业,我希望小米在推动中国制造业转型过程中起到引领示范作用”,雷军说。

  插曲:人生第一张名片再回雷军手上

图为雷军讲述今年是小米的七周年,他带着合伙人兄弟们从银谷大厦开始,辗转到五彩城等小米曾经以及现在仍在使用的办公楼,重走创业路!长江日报记者周超 摄  图为雷军讲述今年是小米的七周年,他带着合伙人兄弟们从银谷大厦开始,辗转到五彩城等小米曾经以及现在仍在使用的办公楼,重走创业路!长江日报记者周超 摄
图为雷军讲述今年是小米的七周年,他带着合伙人兄弟们从银谷大厦开始,辗转到五彩城等小米曾经以及现在仍在使用的办公楼,重走创业路!长江日报记者周超 摄  图为雷军讲述今年是小米的七周年,他带着合伙人兄弟们从银谷大厦开始,辗转到五彩城等小米曾经以及现在仍在使用的办公楼,重走创业路!长江日报记者周超 摄

  昨日,雷军拿到阔别28年的一张名片。

  记者看到,这张名片上印刷着雷军第一家创业企业“武汉现代电教技术研究所三色计算机部”,他给自己定义为“高级程序员、技术主管”,他自己感慨当时多么的低调,连个董事长、总裁之类都不印。

  在演讲时,雷军动情地说,“我在二十七八年前办第一家公司就是在东湖开发区,昨天我去东湖开发区,他们准备了我快30年前的名片,我对武汉的感情非常非常深,我也非常希望能为家乡做一点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