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阳新宣传网 知阳新大小事
手机阳新 数字报刊 新浪微博 新浪微群
 天气: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乡镇导航: 经济开发区 富池 白沙 黄颡口 韦源口 陶港 浮屠 三溪 王英 龙港 洋港 排市 木港 枫林 兴国 城东新区 荆头山 半壁山 军垦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今日阳新 >
致悄然远去的青春 江玲(阳新实验二小老师)
来源:今日阳新 浏览次数: 时间:2014-07-15 01:27:46
在初中同学20年再聚首时,当彼此对视的一刹那,有唏嘘感慨的声音在心底悄然掠过。发福了、老成了……岁月可真是一把杀猪刀,在每个人的脸上都留下了痕迹。谈笑间、恍惚间,时光倒转到二十年前那个属于我们的悸动年代。
       那时,班主任费国俊对我们既亲切又严厉。我们私下喊他“阿俊”。他的语文课总是充满生机与活力,到现在都能记得他眯缝着那双似乎永远都没睡醒的小眼睛,双手或交叉在胸前或背于身后,静听同学们齐读课文或回答问题的样子。那时候,由于物质的匮乏,在我的印象中,他总是穿着那套紧巴巴的灰不溜秋的土西装,内搭皱皱的洗得发白的旧衬衣。他的普通话不太准,讲得太快时,就会不经意间带出经典的家乡方言,引得全班哈哈大笑。
        数学老师马先平当时还只是一个刚走出校门的大男孩,瘦瘦高高,不乏几分英俊,可就是害羞得厉害。讲课时虽然能滔滔不绝,可一双眼睛要么四处游离,要么从头至尾直直盯住天花板,直到下课铃响才算解脱。呵呵,现在想来,当年可真是苦了这位煞是可爱的“小”老师。生物老师柯尊国年龄稍长,正是年富力强的时期。个子不高,但对执教的学科却是信心十足,功力不容小觑。他上课从不带课本,不用教案。登上讲台,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就是:“请同学们打开课本××页,第×自然段,第N排,从左边数第N个字……”在同学们的一片惊诧声中,他自信地昂起头,追问一句:“怎么了?我记错了吗?”原来,超酷的他已经把整本书一字不落地录进了大脑,更是做到一字不差,真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我已记不清与同桌那个胖男孩是因为什么“深仇大恨”大干了一架,只记得当时的场景就是:双方的桌椅、书本都遭了难,可谓“粉身碎骨,尸横遍野”,结局当然是我这个不自量力的女汉子落败,被打得落花流水,涕泪交加。也记不清之后又是如何和解成为了好朋友。以至于到今天为止,他依然是平日里联系次数最多的为数不多的几名初中同学之一。或许这就是不打不相识的原因吧。
       于是,平淡而忙碌的日子就在这推推搡搡或正儿八经中远走。
       再后来,小胖长成了大胖,不经意间,发现他的嘴角长出了绒绒的胡须。进入青春期,班里的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心事了,可是,不会告诉别人。于是,有人经常发呆,有人躲在抽屉一角痴迷于琼瑶的小说,某些人的语文课本中偶尔会掉落“喜欢你”的小纸条。品学兼优的学习委员在大家眼中成了一朵娇艳的花,常有人偷偷望着她。不知不觉间,班主任“阿俊”又平添了几根白发,数学老师也羞涩地抱上了儿子,生物老师或是因为业务精湛,被调入教研室进行专职学术研究。同学中有人暗恋了,懵懂也罢,青涩也罢,只为那份纯真的美好,但最终谁都没敢捅破那层窗户纸。随着毕业季的到来,暗恋的女孩也像蒲公英一样,随风飘散了……
       青春如同奔涌的河流,来不及道别,等不得踌躇,就各奔天涯。但是,它永远活在我的记忆里,只要心在,只要情在,就能够永远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