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阳新宣传网 知阳新大小事
手机阳新 数字报刊 新浪微博 新浪微群
 天气: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乡镇导航: 经济开发区 富池 白沙 黄颡口 韦源口 陶港 浮屠 三溪 王英 龙港 洋港 排市 木港 枫林 兴国 城东新区 荆头山 半壁山 军垦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走进阳新 > 阳新名人 > 经济类 >
柯长风:三年内回黄石投资
来源:阳新网 浏览次数: 时间:2010-06-07 12:00:45

  人物档案:柯长风,1970年1月出生于阳新县陶港镇湖山村。阳新师范毕业后分配到山村当老师。1997年赴温州打拼,现系温州湖北商会会员,温州工艺首饰电镀厂厂长。

  为人第一,技艺第二

  11月3日,记者离开浙江宁波,前往温州采访在外地的黄石人。
  柯长风的“温州工艺首饰电镀厂”总厂在鹿城区。该区是温州市中心城区,在历史上以商贾云集闻名,现以商品经济发达、市场兴旺著称。记者连日徜徉其间,只见大街小巷处处是商店,一派繁荣景象。柯长风说,来温州打拼十年整,先期睡大宿舍,吃大食堂,埋头苦干。现在品香浓咖啡,赏孤屿美景,乘月光夜上游轮览瓯江美景。在这俨然一座绚丽、梦幻且充满活力的不夜城,常思故乡的高山良田,校舍农家。柯长风称,故乡给自己以根基,温州则给他提供了施展才华的舞台。
  26岁以前,柯长风的家在湖山村一海拔500米左右的大山中。那里林木茂盛,百鸟争鸣,的确是一处人间胜境。然而,山上没有田地,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每天得下山耕种;这里没有学校,孩子每天得“上山下乡”。种种不便让年轻气盛的柯长风做出有违祖宗的决定:迁居山下。钱从哪里来?借!山下的房子做起来了,他欠债2万余元。父亲柯亨朋、母亲董玉香整天愁眉苦脸:“住山上不方便是不方便,可不欠人债务呀!”“你一个穷教书的,一个月工资200元钱,除去吃喝等开支,还债要还到哪年?”
  为了还清债务,柯长风利用节假日往返武汉和阳新两地,贩些衣服鞋袜之类的商品。赚是赚了些钱,可每趟百把块钱的利润能顶个么用!那段时间,方园几十里的村落纷纷掀起盖房热,柯长风壮着胆子找亲朋同事借了1万多元,买了辆卸货车,希冀“马达一响,黄金万两”,早日还清债务奔致富路。谁知他的算盘落了空,车子跑了一个多月,由于各种原因难以继续上路。旧债未还又添新债。还债是柯长风离开家乡的惟一原因。
  山村小学摊子不大但五脏俱全。担任校教导处主任期间,柯长风了解到“人事”“财务”等概念;教导处也让他在待人接物方面得到锻炼。柯长风感慨在家乡的经历,让他在温州很快适应并立足。 
  柯长风说,打拼在温州,为人是发展的第一要义。“我们既不是高端人才或奇才、怪才,那么无论在家还是在外打拼,一定要明白一点,那就是为人第一,技艺第二。”

  打拼温州,站稳脚跟

  柯长风从十年前的身无分文到现在的不菲资产,期间走过一段曲折艰辛的路。
  柯长风和从细银是1990年相识并结婚的。丈夫的胆大和“败家”使从未出过远门的从细银“怒从心头起”,遂于1997年元月随打工大军千里挺进温州,在一家锁厂找到了份活儿,一天十二个小时劳作便有了1000元的月薪,这是她丈夫5个月的工资!父母的唉叹,妻子的召唤,促使柯长风一个月后来到温州。
  初来乍到的柯长风对一切都感到新奇,很快他在另一家锁厂谋到一份仓库保管员的差事,每个月800元钱的收入让他十分开心。
  记者在柯长风的工厂、家庭看到一个令人玩味的现象,那就是各种书报杂志整齐有序地摆列在显著位置。柯长风说,自己毕竟算个文人,读报看书成了习惯。而这个习惯,拓宽了他在温州的生存空间。当了两个月仓库保管员,看了两个月温州及浙江各种报刊。柯长风是个有心人,一则消息一篇通讯,他都要琢磨透,看字里行间有无商机。
  温州市平阳县水头镇一家企业的报道,引起了柯长风的注意。他大胆找过去,毛遂自荐那家企业的主管职位。老板给了他说话的机会,以至他早已准备的腹稿没有白费。最终他赢得了这个月薪2000元的主管职位。
  1998年夏,柯长风凭自己对温州的独特理解,利用报纸等媒体把脉市场。他又到温州市区一家工厂应聘。这个厂原属温州市国营单位,适应市场并逐步转轨。刚一进厂,柯长风就有一种“难以生存”的感觉。工厂行政机构20余人的身份是正式工,这种身份的工人充斥各车间。上班没几天,随处能听到他们自命不凡的吹嘘:我们是国营正式工。你们是打工仔,要吃亏地做事……
  为了对得住那4000元钱的月薪,柯长风第一次和“正式工”顶起了牛:车间的镀槽药水已用了3天,柯长风主张倒掉,那些“正式工”不依,说柯长风太浪费了,一倒就是2000元。柯长风直接找到老总,给他算了个简易的账,药水不倒掉节约成本2000元,但要再过3天才能用,而这3天镀槽就少产生3万元的利润。老总现场拍板:以后生产的事,柯长风说话算数。
  工厂食堂每顿饭有150人就餐,但伙食标准远没达到工厂划拨给食堂的一半。柯长风在菜场、工人间做了大量的调研,并形成了书面报告呈送老总。工厂为此大力整顿,全部按柯长风的“报告”增设职位,开列工资和资金用途。短短几个月,该厂员工精神面貌焕然一新。老总是个谦虚而大度的人,年龄不到40岁却很老成。再一次放权给柯长风:行政这块也归你管。
  第二年,柯长风的年薪调到8万元,年底红包2万元,另外他还有工厂百分之十的红利。前年,柯长风凭自己的出色业绩和大胆管理,终于登上厂长宝座。
  柯长风从事的电镀是紧固件制造的后续工序,该工序污染物毒性高,废水排放量大。去年,温州市加大电镀业污染整治力度,取缔了800余家非法电镀企业,合法的也从700余家减少到500多家。特殊行业凭借的是特殊的生产和管理。柯长风称,去年底温州电镀行业成功摘掉了浙江省环保污染重点“监管区”的帽子,他和同行更有理由相信“明天更美好”。 

  三年之内,回黄投资

  十年前,柯长风迫切希望自己有一万元年薪;八年前,他在温州想:辉煌人生就是年薪十万元;五年前,“我要和当地人那样有房有车”。他一一实现了愿望。今后呢?柯长风说:三年内我肯定回黄石投资。 
  在柯长风的总厂和分厂,都设有一线、二线、三线及包装等4个车间,员工各有160余人。他提倡员工各施其能,只要诚实为人、踏实做事,一定给他们发展机会。柯长风用人善察其言观其行,用他的话说,“有才的太多了,会做人的相对少些”。 
  2006年9月,黄石“经济洽谈会”在温州举行。黄石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及相关部门负责人和温州黄石籍成功人士欢聚一堂,沟通交流。那次“经贸洽谈会”,增强了柯长风回家乡投资的信心。
  在阳新至富池段的湖山村,有一栋夺人眼球的豪宅。柯长风在温州对记者说,那次“洽谈会”结束后,他回家花近50万元建了一栋房子,由此可见他回乡投资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