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阳新宣传网 知阳新大小事
手机阳新 数字报刊 新浪微博 新浪微群
 天气: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旧版回顾
乡镇导航: 经济开发区 富池 白沙 黄颡口 韦源口 陶港 浮屠 三溪 王英 龙港 洋港 排市 木港 枫林 兴国 城东新区 荆头山 半壁山 军垦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走进阳新 > 阳新名人 > 经济类 >
费红卫:掌控高尖产业的农村伢
来源:阳新网 浏览次数: 时间:2010-06-07 12:00:45

  费红卫,1979年10月出生于阳新县太子镇上董村,1995年初中毕业,1998年赴广东深圳打工。2003年创办深圳市领卓实业发展有限公司;2004年创办深圳市杰瑞科电子有限公司。

  商战英雄

  “英雄”范畴很广,市场经济造就诸多商战英雄。年仅28岁的深圳市杰瑞科电子有限公司老总费红卫便是其中之一。
  几场秋雨过后,笼罩着深圳的闷热暑气开始散去,天高云淡,气候变得清爽起来。2006年11月16日清晨,记者刚下火车便见到了如约前来接站的费红卫。个头不高,黝黑的脸孔,纯正的家乡口音,在一身名牌着装下也难褪“土气”,让人很难将他和“英难”划上等号。
  谈起当初创业,费红卫笑了。他说自己土生土长在农村,应了一句农村俗语“听人劝,心里转”。2002年冬,他靠打工“提成”攒下了68万元。在每日疲于奔命的打工生涯中,费红卫与一位出生于1972年的四川青年和一位出生于1973年的河南妹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这两位朋友一直怂勇他打工不如当老板,并指出他的优势是手头有众多客户,性格随和。后来三人一拍即合,不长时间,便把深圳市领卓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牌子挂在了罗湖区的一个工业园内。该公司主要从事电路板生产,到第2年,公司的生产规模逐渐扩大,员工从最初的30多人增加到了100余人。费红卫介绍,他原来在打工期间,有很长一段时间在电路板生产厂家当工人,他打工的最后一站也是为电路板生产厂家跑业务,而他68万元绝大部分便是在这段时间积蓄的。由此可见他的“市场”宠大,非常有潜力可挖。
  还是俗话“牙齿有咬破舌头的时候”让“三人团”应验了。费红卫建议并主张公司扩大经营范围,在IT行业寻找突破口,但被另外2人否决,他俩认为一口难吃成胖子,何况电路板生意经营时间不长且利润可观,不必再冒险。费红卫在记者面前一脸无奈,他说原本极要好的朋友,竟在生意红火得漂金流银的节骨眼上分道扬镳了。费红卫见难以做通他们的工作,决意自己单干,于是他抽股退身,于当年在宝安区红星工业园成立了独资的深圳市杰瑞科电子有限公司。
  费红卫说,自己开公司,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公司以生产电路板为拳头产品,以拓展IT业为发展目标。电路板是电子整机使用的重要部件,据他称,全国现有生产厂家600余家,但通过ISO9000和ISO9002质量体系认证的仅百家,其中费红卫的公司榜上有名。
  费红卫称,目前我国电路板产量居世界第4位,虽为生产大国,但不是强国,尤其是在多层高密度印刷电路板方面产量和质量都很有限,市场仍有很大缺口。他也庆幸自己商海搏击正逢其时,一个来自农村的穷小子,竟在深圳拥有一家进入国家“百家认证”的实体;他还很自信,电路板销量无限;他还年轻,会有更多的精力拓展更大的利润空间和生存空间,虽一时不能超越资产数亿的高层,但未来是个未知数,他愿意去搏击。

  打工求生

  虽不以成败论英雄,虽“英雄不问出身”,但我们沿着他的人生轨迹,去发现、感悟些什么,从而“找到捷径”,不是有所益么?
  记者在深圳的几天,参观过费红卫的公司。电路板有复杂的工序,有不同的规格、层面和大小,而每道生产、检测程序犹如一道难以破译的密码。偌大的公司似有“三六九等”:有工人忙碌在嘈杂的车间;有着装整齐的员工在清静的办公室“玩电脑”;有头戴白帽身着白罩衣的人员在一间充斥着各种设备的车间匆匆穿梭……费红卫指着那些金黄、银白,满身密布针孔的方方正正的板块介绍说,这就是电路板,其上游材料主要是电解铜箔和覆铜板,公司按客户要求制作多层盲孔和埋孔,他的公司精益求精的程度到了最小线宽线距0.01mm,最小孔径0.2mm。记者只能认真记录,难懂其究竟。费红卫说公司的生产设备和检测设备来自德国、日本、台湾等国家和地区;致力于多层高精度PCB(印刷电路板)和FPC(柔性线路板)的开发、生产,为国内外客户提供原理图设计、抄板、开模、飞针测试等服务。在国内,他的产品主要供给华为、TCL、康佳等品牌企业,由于上述原因,公司生意分外红火。
  费红卫在深圳南山区购买楼房后,他的拓展IT公司就在住地附近,一个楼层的“儒雅”摆设:写字台密布、花红草绿……他的未婚妻向记者介绍,费红卫每天很辛苦,每天亲自驾车来往于宝安和南山,一个电路板一个IT,让他疲于奔命。但费红卫却说,和当初打工求生相比,已是天上人间了。
  费红卫在家排行第4,上面是3个姐姐,“脚底下”还有2妹2弟,这个数字让一般人不敢想象——出身于农村这个大家庭,贫穷是肯定的了。何况他所在的太子镇上董村,没有任何脱贫致富产业。费红卫对记者说,他的父亲每天一句话是:要想有出息,要想脱贫致富,只有上大学再找家单位。他也很发奋,成绩在念初二前,一直在班上保持着好名次。但随着他的同龄人越来越多地加入打工族,费红卫再也无心学习了,用他的话说“他们几风光哟,过年节回村,简直让人羡慕”。经过都市洗礼,他们一改在家时的灰头土脸,个个穿戴一新,给原本贫困的家庭带回了村里人梦寐以求的人民币。心猿意马的费红卫初中一毕业就不肯再上学了。他父亲没办法,让他跟村里一位司机当学徒,并承诺,待他年龄稍长些,让他外出打工。
  费红卫告诉记者,他于1998年春节后的第3天只身到了广东深圳,之前,他的三姐已在深圳一家玩具厂当了几年工人。她把弟弟介绍给一家电路板生产厂家,老板看他长着“老实相”,就收下了他并安排他做了一名清洁工,月薪220元;和另外7个打工仔住一间潮湿的寝室,条件极其恶劣。这个老板是个港商,是位将打工仔当牛马使唤的主。吃亏吃苦做了3个月,他的三姐见他“变了形”,就哭着劝弟弟辞了工,跟她去了玩具厂打工。费红卫在厂里很活跃,自嘲是苦中作乐,这话传到老板耳中就变了调,结果炒了他的鱿鱼。
  费红卫一直认为打工仔风光,自己干了半年,才晓个中滋味。回老家休养了一个月后,再上深圳。一家电路板厂正招工,费红卫因以前在一家电路板厂当了3个月清洁工,由于好奇“偷艺”,现在便以“熟手”身份被聘用了。这家工厂工作时间很长,每天从早8点干到晚11时,但700元月薪实在充满了诱惑,他咬牙坚持了半年,这期间,他做过电路板的各种程序工。日子一长,费红卫说人的身体毕竟不是钢铁铸成的,再年轻也会吃不消,便辞工不干了。他的三姐很生气:“太没出息了,你也知道打工艰难,么这不能吃亏呢?”他一赌气跑到人才市场,交了150元押金,给一家化妆品企业跑订单,业绩可观,但老板不肯兑现承诺。白干了2个月的费红卫找到姐姐,哭着说:“不能怪我,谁叫那老板这狠毒。”
  此时,费红卫依然是个为生存奔波的穷小子。直到他应聘去了一家电路板厂家跑订单,才“揽”下68万元。费红卫告诉记者,他在报纸看到信息便去应聘,结果他和一位女士同时应聘上了,但老板对他不怎么相信,只说一句:“你要做,就试试吧。”为了老板这句“蔑视话”,为了生存,费红卫给自己打气:一定要做出色!或许是他的“老实相”,也或许是运气,他打开了康佳、TCL等品牌企业的订货窗口,订单源源不断飞向老板的公司,在老板惊诧的眼神中,他的提成迅速“晋级”到数十万。费红卫说:“公司利润,跑业务的最有数,这也是我肯和朋友开公司的最主要原因。”费红卫称,打工最后一站,改变了他的命运。

  眷恋家乡

  费红卫说自己依赖心理很重,假若他的环境没有家乡人、家乡话,则很难静下心立足深圳。
  他说,自从1998年离开家乡,他每到一个工厂打工,或多或少都有家乡人,虽如此,他犹不踏实,总要抽空跑回老家住段时间,才有精神做事。记者在他的公司参观时,他介绍了公司两位“重量级”的老乡:一位在财政局退休的干部,已给费卫红当了2年财务总管;一位家住黄石港的下岗职工,至今仍在费红卫的公司担着“业务梁”。费红卫是这样解释的:“都是老乡,相处容易,交心容易。在深圳这块热土,彼此累了乏了,小环境内有黄石话黄石人就是最好的处身环境了。”
  在用人方面,费红卫给每个员工机会,他肯定地说至今还没抑制过谁的进步,他本身就是从打工最底层起来的,深知打工者的艰难。为此,他不主张自己的兄弟姐妹来自己的公司打拼,这会严重阻碍别的员工“升迁”,对公司发展极为不利。所幸,这几年家乡变化很大,连自己的父亲现在也有了辆私家车,这不能不让他感慨万千。费红卫的未婚妻徐艳,也是他的老乡,家就在离他老家2公里远的山村。今年2月14日,他俩决定回老家举行婚礼。
  对家乡,费红卫可谓赤子情深。家乡修路,学校修缮,他动的是“大手笔”;他的公司员工,30%来自黄石市区、大冶和阳新城乡;每年他把回家当成度假,旅游和休养身心……费红卫自认为:离家漂泊的人,对家乡不作贡献,对家乡没有牵挂之心,从真正意义上讲,“这个人算不上是个好人”。而他就是要“做个好人”。